首页 > 使馆新闻
驻瑞典大使陈育明在《瑞典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南海问题的真相》
2016/06/17

  6月17日,瑞典最重要的主流媒体《瑞典日报》的纸质版和网络版刊登了驻瑞典大使陈育明题为《南海问题的真相》的署名文章。瑞典多家媒体也同时刊登了这篇文章。文章介绍了南海问题的历史经纬,还原了问题的是非曲直以正视听,全文如下:

  近来,南海问题成为国际上关注的热点。一些善良的人们在问:南海问题的渊源是什么?中国为何不接受“国际仲裁”?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甚至妄称中国“恃强凌弱”、“不遵守国际法”。为此,我愿就此做些介绍。

  一、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并开发了南海诸岛。历史上是中国政府通过行政设置、军事巡航、生产经营、海难救助等方式,对南海诸岛进行持续有效的管辖。早在公元前200年的汉朝,也就是西方的亚历山大大帝时期,中国就已经在南海地区从事经常性的渔业、种植和海运等活动。两千多年前,中国人就把南海称为“涨海”,把南海岛礁称为“崎头”。自唐朝以来,中国政府持续在南海地区行使管辖和行政权力,包括建立行政机构、开展海事巡逻、天文、气象观测、开发管理资源等活动。上述事实已通过大量中外考古发现、历史文献,包括古代地图、海图等得到证实,如明清时期形成的航海指南《更路簿》,更是详细记载了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数十处地名,不少沿用至今并被各国航海家广泛承认和采用。英国海军部测绘局1868年编制的《中国海指南》一书就明确记录了南沙群岛仅有中国人生产、生活的事实。

  二战时期,日本曾于1939年起一度侵占了部分南海岛屿。战后,中国依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收回了被占岛屿,并通过正式命名、出版地图、派兵驻守等形式,从法律和事实上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上世纪70年代以前,国际社会包括菲律宾等南海沿岸国家从未就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提出过质疑。当时有关国家还以外交照会、出版地图、国际会议等方式公开承认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只是联合国某机构调查称南海有石油后,菲律宾等国才开始趁乱陆续侵占南沙群岛岛礁。根据国际法,非法窃取的东西不能产生法律效力,这种非法占据不是有效管辖,时间再长也改变不了主权属于中国的事实。

  二、中国一直是南海和平与稳定的坚定维护者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不断听到个别国家暗示中国岛礁建设可能导致南海“军事化”。事实上,近年来南海确有军事化的危险势头:一是周边部分国家强化非法侵占,部署兵力和军事设施;二是一些域外国家加大在南海地区的军力部署,炫耀武力,鼓动域内外国家拉帮结派。偏偏有人“选择性失明”,对其他国家的军事部署和自己显示肌肉避而不谈,反而指责中国打破南海“现状”,执意把南海“军事化”同中国南沙岛礁建设联系在一起。中方在有关岛礁上的防御设施是有限的,完全用于自卫目的,“军事化”这顶帽子无论如何扣不到中国头上。中国并不是第一个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的国家,相反中方建设的主要目的是把有关岛礁进一步“民事化”,增强在南海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中国岛礁的灯塔已经并将继续为众多往来商船照亮航路。

  三、中国不接受“南海仲裁案”合法合情合理

  客观地讲,菲律宾将本应通过双边谈判解决的争端单方面、强行递交“仲裁”,这不是什么法律和正义问题,而是一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和不执行”的立场完全符合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是尊重国际法、维护《公约》完整性和严肃性的行为。

  第一,尽管菲律宾对南海仲裁案进行了精心包装,但实质依然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超出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调整范围。《公约》开宗明义地指出,公约宗旨是在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的情况下,为海洋建立一种法律秩序。也就是说解决领土争议不是它的事,而是其他国际条约的事。在国际法上,菲律宾领土范围有明确的规定,菲领土的西部界限为东经118度线,而中国的南海岛礁完全在东经118度线以西。南沙群岛和黄岩岛远在上述条约规定的菲律宾版图之外。

  第二,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违反双边谈判解决争议的协议,是背信弃义的行为。中菲在双边文件中早已就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达成了协议。《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也有明确规定,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菲方在2011年还与中方共同发表声明,承诺坚持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可菲律宾为达目的不惜谎话连篇。它一方面拒绝与中方按照共识妥处争议,另一方面却声称已穷尽了双边手段;一方面声称其仲裁诉求不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另一方面却紧紧围绕着中国的主权和海洋管辖权做文章。

  第三,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是对《公约》仲裁程序的滥用。2006年,中国根据《公约》第298条作出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军事和执法行动等方面的争端排除在《公约》争端解决程序之外。包括中国在内的约30个国家都作出了类似声明,构成《公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侵犯中国作为《公约》缔约国享有的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侵犯了《公约》的权威性、完整性。

  不难看出,这种所谓仲裁是非法的、无效的,我们始终坚持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和不执行的立场,就是要坚守国际法的底线。中国始终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领土争端和海洋划界争议,通过制定规则和建立机制管控争议,通过开发与合作实现互惠共赢,坚持维护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及南海的和平稳定。中国已通过平等谈判的方式与周边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解决了陆地边界问题,划定和勘定的边界长度达2万公里,占中国陆地边界总长度的90%。2000年中国与越南划定了北部湾海上边界。中国将继续本着互相尊重和平等协商的原则,与直接有关当事国解决南沙领土主权与南海海洋划界争议。这是中国遵守国际法和与有关国家达成的协议的体现,也是中国基于对国际实践的认识和丰富的国家实践做出的选择。

  世界上很多国家以及很多国际法专家都公正、专业地发表了严肃的意见,表达对中方法理主张的认同,指出仲裁庭的裁决结果不具有国际法效力。

  公道自在人心,真理越辩越明。我相信朋友们在了解真相后,更会支持我们将南海真正建设成“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

  * * * * * *

  《瑞典日报》创办于1884年,是瑞典影响和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主要面向瑞政府、议会、工商、文化、智库等各界主流群体。瑞典和外国领导人经常在该报发表文章。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